京東CEO劉強東預測,兩到三年內,廣州網絡銷售量有望超過上含達到北京水平。廣州政府,請快馬加鞭!(資料圖片)
  文/羊城晚報記者 李春暐 梁爽
  圖/羊城晚報記者 宋金峪
  連續幾天,羊城晚報關於“廣州,你何以留住名企”的討論吸引著兩會會場內外企業的關註。而在廣州今年確定大力扶持的高端服務業行業中,電子商務赫然其中。
  電子商務企業,在廣州生存境況如何廣州市相關部門相關數據顯示,市內聚集52家產值超億元的移動互聯網企業,成功創建國家電子商務示範城市,電商企業交易額超萬億元。京東CEO劉強東也預測,在兩到三年內,廣州的網絡銷售量就有望超過上含達到北京的水平。但摩拳擦掌的廣州電商們卻也感到困惑,大會小會上各級部門都表示很重視,但會後很多配套服務還是落實不到位。
  “我們不是說廣州市政府服務質量不夠,事實上,它已經做得很好了。但如果廣州要做全國電子商務領頭羊,它還需要做得更好。在這個以‘快’著稱的產業,你需要的是比對手更‘快’!”一位行內人士向羊城晚報記者說。
  時間
  都去哪兒了
  廣東此前是改革開放的前沿,得風氣之先。而作為省會城市的廣州,其配套政策出台之快更是一度被企業稱道。
  但對於電商來說,“廣州速度”開始慢了下來。特別在這幾年電商飛速發展的背景下,這種感覺更加明顯。有企業反映,政府在“要政策”方面,已經出現落後國內其他城市的情況。在廣東電商大會上,目前總部設在荔灣區的廣東電商龍頭唯品會董事長兼CEO沈亞舉了例子:唯品會想發展互聯網金融,申請小額貸款公司的牌照,因不符合廣東要求連續三年盈利的硬門檻,始終拿不下來。但他們到重慶、天津,馬上就獲批了。
  如果這個例子還是省級層面的問題,那麼遲遲才獲批“國家跨境貿易電子商務服務試點城市”,就屬於廣州落後其他城市的個案了。2012年12月,上海、重慶、杭州、寧波、鄭州5個城市成為首批國家跨境貿易電子商務服務試點城市,而廣州在2013年10月才獲批。一些電商企業家回憶起來還相當惋惜,其實廣州的條件並不比這5個城市遜色多少,“結果,很多企業就跑到了這些城市去做跨境電商了”。留下的企業只能蹉跎一年落在先行者身後,感慨“時間都去哪兒了”。
  沈亞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也提到,希望政府多想辦法突破,“不能老用原來的思路想問題”,積極為企業想問題、解決問題,企業才能一心一意留下來做好。
  沈亞還提到廣州的批發市場問題。廣州擁有很多發達的國際國內批發市場,此前是廣州發展的助力,但現階段已經成為阻力。“批發市場占用大量土地,沒有稅收,還沒有實現電商革命。”沈亞表示,義烏在這方面又先走一步。在義烏,一整棟樓都叫小商品批發市場。相關數據顯示,義烏9萬個小商品批發市場,其中有6.8萬個有自己的網絡。而廣州市內傳統的批發市場很多沒有觸網,面臨競爭力不足的問題。
  人才
  都去哪兒了
  有商機,有資金,但人才都去哪兒了這也是市內電商企業對於目前廣州營商環境配套的心頭之痛。在廣州市政協一次“加快廣州電子商務發展”常務委員專題協商會上,廣州電子商務行業協會相關負責人就介紹,以廣州電商發展規默人才缺口達23萬。廣州電商人才短缺已經成為大電商企業和行業協會共同反映的問題。
  廣東電商龍頭企業之一,廣州摩拉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是知名品牌“夢芭莎電子商務平臺”的設立者。夢芭莎總裁助理顏彥就以團隊擁有一支強大的人才隊伍而自豪。據介紹,夢芭莎入職員工超過1000人,其中400多位設計人員;在香港、法國、韓國建立了時尚買手團隊;在上海擁有100多人的專業電子商務營銷團隊,面向全球進行電子商務營銷管理。
  採訪中,不少企業也感慨唯品會、夢芭莎的人才配備之全。在如今電商發展速度如此之快的背景下,配備這麼一支隊伍需要極高成本以及磨合時間。顏彥也介紹,夢芭莎的人才隊伍構建於2007年,由於轉型早,7年下來企業的運作模式已經相當純熟。但她觀察新晉同行以及市內其他亟待轉型的傳統企業,都感慨可用人才太少。
  顏彥說,目前市內高校的課程設置與企業實際情況脫節明顯。她認為,高校應該考慮從電商企業引進一些人才或者實地調研進行課程設置,從而更好地為企業輸送人才,為廣州電商發展打下基礎。廣州市政府也可以從中發揮牽橋引線的作用。
  政策
  都去哪兒了
  2013年的雙十一,海珠區大幹圍的廣州市匯美服裝有限公司“一戰驚天下”。其下屬品牌“茵曼”的淘寶官方旗艦店在雙十一期間的總銷售額為1.207億元,位居女裝類第一。這家海珠區的電商龍頭企業,目前對於市內電商發展也有著一些“困惑”。該公司公關事務副總監張瑩璇接受羊城晚報記者採訪時就提到,電商企業其實在稅收政策上非呈望政府有扶持政策。
  她透露,線下品牌店通常都是由所在商場扣點後結算貨款來進行計算納稅。“茵曼”作為線上品牌,其實原理和線下品牌店一樣,“電商和消費者通過網絡平臺達成協議,消費者的購貨款在到賬後需向平臺提交一定比例佣金”。但原理相同的兩者,在計算增值稅銷項稅時,卻無法如線下傳統零售業一樣以扣點後的實收貨款進行結算,導致實際增值稅負還高於一般線下企業。張瑩璇透露,在國內一些電商企業發展迅速的城市,已經有類似政策。
  而以京東為首的企業則提出了配套規劃的問題。最被電商們看重的配套,無疑是倉儲和物流配送。
  “現在我們在廣州甚至整個廣東的當務之急是倉儲。”劉強東介紹,在廣州找倉儲成了有錢也做不到的事。他說,廣州作為廣東經濟文化和物流交通的中心,建立倉儲基地可以更有效地覆蓋全省,但是在廣州尋找倉儲基地對京東而言,則成了每年都遇到的“老大難”問題。“廣州作為京東在廣東地區的總鉑其可用的倉儲資源非常有限,所以我們只能在東莞和其他廣州周邊城市尋找一些大型的倉儲基地。”
  劉強東透露,目前京東在廣州的倉儲面積只有北京的一半,這也成為了制約京東在廣州甚至廣東加快發展的最主要瓶頸。“不是不想租,而是一直租不到。”他告訴記者,如今尋找倉儲基地成為了在廣州甚至廣東發展最困難的一件事情,也是廣東電子商務發展的短板之一。  (原標題:廣州電商:各級領導都說重視 政策配套卻不夠"快")
創作者介紹

dmkfguwahds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